传奇私服寿光市鸿海化工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主页 > 自负 >

老去时光里,故乡站成永恒的风景

时间:2015-01-10 22:56来源:未知 点击:
老去时光里,故乡站成永恒的风景 我的笔下走过许多关于江南的文字,我也曾说过那黛瓦白墙、烟水画桥的江南于我有着解不开的情结,可是那魂牵梦绕的终归是梦里的水乡,遥不可及,于我,真正可以触目所及,触手可得的,是我的故乡,是我的童年,那将是最美的风景……
   ——题记
  晨起,偌大的院落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格外的静谧,披着晨曦,贪婪的呼吸着清新的空气,鼻尖嗅到雏菊淡淡的清香,抬头望见天际那一抹瓦蓝,驻留心间已久的阴霾一扫而空。静立园中一隅,闭上眼睛,用心感悟这心旷神怡的瞬间,陶然自得间耳畔忽而传来大雁的清鸣,我知道那是一行南飞的"旅客",它们的羽翼正奋力的划过天空,穿过朝霞飞向梦想的栖息之所。
  晨间的清风和着大雁的清鸣奏响秋的乐章,凋零的落叶幻化成乐符灵动的跳跃于秋的琴弦上,它们注定要弹成一首绝响,为秋增添韵味。四时迥异,春之绿,夏之彩,冬之白,唯秋独金,它像是一场盛装宴会,层林尽染,香山红遍,最后这些五彩缤纷都炫成了粒粒饱满的麦穗的金色,奇迹私服,累累硕果的金色。所以秋才会在春意盎然、夏木阴阴、冬雪皑皑中炫出自己的色彩,独具别致的韵味。
  约近午时,阳光越发的灿烂夺目了,心情无比的舒畅,当此时刻,虽作不出刘梦得先生"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的佳句以来应景,但胸腔那一股澎湃的豪情也化作了一声清啸冲上了云霄。这样美好的天气再宅在家中,拒门不出,那就真是大煞风景了,赋闲无事,索性就约了好友一同外出,权当是秋游散心了。
  滨河的风光无疑是美的,缓步行去,触目所及,风光秀丽,以为是春风十里的扬州了。河堤之上的垂柳随着秋风的吹拂,招展着她那婀娜多姿的枝条翩翩起舞,越发显得瘦弱不堪了,她在我眼前幻成了汉宫的嫔妃,巧笑焉兮,顾盼生辉,笑靥如花的娉婷而立。河风吹来,衣袂翻飞,颇有几分吴带当风的感觉,却也将自己当作从吴道子画中走出的翩翩公子了。
  花圃中兀自开着颜色各异的花卉,色泽艳丽,我家园中多见凋零,此处却开成了花的海洋,徜徉其中,醉然忘我。渐行渐远,便也到了目的地——东郊公园。我很喜欢这个名字,东郊,东者,方位也。郊者,郊游之所。东边郊游之所在,是谓"东郊"。简洁明了,游人又不会找错地。
  东郊公园,它承载了我儿时的梦想,自打我记事起,就有东郊公园了,每逢节假日就随家人一起来游玩,那时我记得有一个很大的人工湖,当然现在也有湖,变小了,不过较之以前更美了。
  岁月在变迁,流逝指尖的不只是时光,还有我们的年华。
  公园的围墙都是铁制的栅栏,上面缠满了紫藤萝,紫色的花,远远望去,很是漂亮。公园门前摆放了几个木坛,坛中有花,开得很艳,左右摆放的是两个釉白的花坛,带点欧式风格,我很喜欢。走进园中,一座拱桥从中心横跨过湖,湖中有岛,上下两座,岛上有亭。
  站在桥上,可以望见游人在湖中划船,木桨撞破水面,荡起层层涟漪,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桨声远去,船行渐远,水面归复平静,再无一丝痕迹,逝水无痕,桨声划过的是我儿时满满的记忆。
  儿时的回忆与现实之境双重叠加的出现在眼前,我仿佛在错落的时空遇见回忆与现实的碰撞,那些曾出现在你生命里弥足珍贵的人们,而今安在?岁月给与了我们无法承受的伤痛,而我们却要以生活为借口,若无其事的忘怀。
  艳阳的秋日,游玩总是开心的,公园里遍植杂花草树,繁茂异常,虽值清秋,尤胜仲夏,廊台亭阁,随处可见,风格古拙淳朴,雕梁画栋,各抱地势,钩心斗角。园中极东之景为书画长廊,其间砖雕作品尤为别致。西边之所为猛兽园,其中网罗天下奇珍异兽,或是凶猛嚇人,或是娇俏可爱,不一而足,传奇私服
  中心有三层楼阁所在,恢宏华丽,待得走近却是烈士纪念馆,馆前有碑,通读碑文,始知此处陈列为胡廷珍烈士,记载粗略,寥寥数笔,言语不详,除却生卒,有如胡廷珍者,世人莫可知。走完绿荫小道,时近黄昏,载兴而归。
  我曾说过时间无比漫长却又无比短暂,秋日的时光也是如此,畅游园中时时间流逝的飞快,而景物勾起回忆时却又无比的漫长。
  走出公园时,我却心境豁然开朗,不为逝的去的时光感叹,也不为斯人的故去而伤怀,更不为公园几度变换而感慨,因为正如洛水所言:无论我离开这里,或是你们离开我,就像我说的,彼此交错的一刹那,诛仙私服,永远留在了那里,那将是唯一不会改变的东西……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