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私服寿光市鸿海化工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主页 > 独立 >

学长,你不懂爱

时间:2015-01-19 23:35来源:未知 点击:
学长,你不懂爱 我被林皓楠砸伤了头,医院检查后却确诊我为乳房癌。听闻了这个消息后我表示我人生最后的愿望是可以跟他交往一次,结果,林皓楠很无情地拒绝了我……
楔子
某天,林皓楠观察着夏薇如做饭的身影,发现她很难得地清楚地知道他挑食的习惯,于是忽然问了句: 夏薇如,你什么时候开始跟踪我的?
夏薇如炒菜的手一抖,然后心虚地说道: 你说什么?谁跟踪你了? 林皓楠于是意味深长地笑了。他早在大二那年就发现,总有一个长发小个子的女孩每天都在球场边看他,目光灼热得连自认冰冷的他都被盯得融化了。
没什么,你继续做饭。 林皓楠笑了笑,眼底算计的精光一闪而过。这么心虚,当初还敢说不喜欢他。
夏薇如,怎么可能不喜欢林皓楠?
1、
黄国光的朋友终于到了的时候,我着实松了一口气,然后从包包里掏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满脸的唾沫星子。
在介绍这位朋友的身份之前,我不得不先感叹一句,我们学校的辩论社真是越来越人才辈出了。黄国光这位刚入社不到一年的大一小学弟可谓才思敏捷、出口成章,从我们踏进这间咖啡厅到现在的短短半个小时里,黄国光与我这位辩论赛三连冠的前辈辩手,从 腐文化是否妨碍正常的男女交往 这个论题到 X寒和X四应不应该在一起 ,激战了大概三百回合。其中持反方观点的我一直被他的妙语连珠击打得连连败退,差点连反驳能力也无。
尤其是后面那个论题,黄国光搬出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千年修得同性恋 这一强有力的论证时,我已经生出了求死的念头。
所幸,在我几乎要绝望的时候,黄国光的朋友忽然打了个电话来。于是他抱歉地起身到旁边接了个电话,不知谈了些什么,然后一边用羞怯的眼光回头瞟我,一边小小声道: 对,挺漂亮可人一姑娘。虽然是大我一届的,但瞧着年纪挺小,学长你过来帮我看看呗?
是的,我和黄国光在这咖啡厅里是来相亲的。
犹记得不久前和舍友小爱一起上选修课时,她十分镇定地给我们丢来了一个重量级炸弹:她和男友小江决定在她今年20岁生日那一天举行婚礼。
女孩子在大学里没绑住一两个对你死心塌地的男生,出了社会能嫁出去的概率和期末考高数的挂科率一样令人望而生畏。 小爱认真地如是说。
这句话深深地刺伤了整个大学期间由于某个人的关系,至今没交过一个男朋友的我。尽管不断地告诉自己面包会有的爱情也会有的,但对毕业等于失业的恐慌使我不得不厚着一张老脸让朋友介绍了几个相亲对象。其中一个,就是此刻正坐在我对面的黄国光同学。
但是如果早知道黄国光叫来的学长就是那个所谓的 某个人 ,我宁愿与他再大战个三百回合,也绝不愿意以如此姿态出现在那个人面前。
林皓楠不知道是从哪里过来的,初秋的天气,他穿着一件深灰色的带扣羊毛衫,手里拿着一袋写着XX档案的资料——他最近在一家律师事务所里实习。
瞧见我,他像所有以往的见面时候一样皱了皱眉头,双眸漆黑冷静: 夏薇如,你又来相亲?
他这个 又 字显然有些刺伤了我和黄国光的感情。但黄国光不愧是常在辩论场上过关斩将的人,尽管尴尬还是很有礼貌地问道: 学长和薇如认识?
认识。
不认识。
后面那一句是我说的。
黄国光愣住了,略有些搞不清状况地在我俩身上瞟来瞟去,似乎犹豫着不知道该信哪一个的话好。
林皓楠双手环胸地坐在对面椅子上,干净的黑色短发还是以往那一贯利落的风格,冷冷的眸子令人发怵地打量我半晌后,忽而冷笑一声: 几天前才跟我告白过,倒是忘得干净。
下一篇:没有了